🔥喜哥大型图库-腾讯网

2019-08-17 23:49:18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7 23:49:18

四十岁前多画小幅,后始拓为大幅,笔墨坚实豪放,形成沉着浑厚的风貌。所画山水高华苍蔚,峰峦树林苍劲古拙,巨幛大幅信手拈来,亦颇有气势,于万历(1573-1620)间名擅一时,对苏松、云间等派有一定影响,宋懋晋、赵左、沈士充均出宋旭之门。引首有作者朱瞻基楷书款,可知此图作于公元1431年。从宋旭流传至今的画作可知,其所绘山水大都气象雄逸,构图紧密,景物细致入微,用笔缜密沉着,善于运用勾、皴、点、染的不同技法,抒状风、晴、雨、雪的不同山水景貌,所绘峰峦、丛树、溪泉、房舍,浑然一体,呈现出峦光山色、朴茂静穆、情景交融的天然意境。笔墨则于干枯中见秀润,在熟练中见生涩,有很强的抒情意味。画上题句:绝壁过云开锦绣,踈松隔水奏笙簧。因其享年甚高,且画艺、德行皆为时人所重,受其影响者甚多并有所成就,如其子文彭、文嘉,侄儿文伯仁,学生陈淳、陆治、钱榖等人,都是吴派之中坚人物。从技法上看,这件作品构思精工、笔墨工稳细腻,沉静自如。画中松树一株,湖石一丛,萱花一茎,三者结合,浓淡相宜。”后钤[梦墨亭]、[南京解元]、[逃禅仙吏]。

这一绘画风格的形成不仅在于其“师古能化,自出机杼”,还与其人品、阅历及修养的历练有关。溪水上有拱形木桥,桥边有羁旅行人,景致动静结合,相映成趣。松树乔立,枝虬针疏;萱花掩映,光华竞发;墨色淡雅,风格疏爽,是画家淡墨欹毫、疏斜历乱之表现技法的典型作品。山脚有一小桥跨泉连接山路,桥上两人,老者仰首侧耳,似听泉流松声,一童携琴随后。

张瑞图(1570-1644),明代官员、书画家。

泉畔是茂密的松林,枝干虬曲,藤蔓缠身,微风吹过,松涛阵阵。有时求画的人多了,他就请周臣代笔。若人富天巧,春色入毫楮。陈淳的花鸟重写意韵,意足不求形似的作风,很自然的得到文人的推重,徐渭赞美他“花卉豪一世”,诚为知音之言。一条崎岖不平的野路,蜿蜒通向山涧,以增加画面的幽深感。

董其昌(1555-1636),字玄宰,号思白、香光居士。

布局上,呈现实与虚、动与静、繁与简之协调对比,极是活泼有趣。

汉族,晋江二十七都霞行乡人(今青阳镇莲屿下行)人。

明宣宗朱瞻基(1398年-1435年1月31日),汉族,明朝第五位皇帝。

松树枝叶的画法,从夏圭中来,但远比之繁盛、写实。

泉畔是茂密的松林,枝干虬曲,藤蔓缠身,微风吹过,松涛阵阵。

山石硬朗,棱角分明,显然是李、郭的画法,但不师郭熙的卷云皴,也不施马、夏的斧劈皴,而是一种带有唐寅个人风格的线皴,较之许道宁的直线皴更为随意、疏松。

山脚有一小桥跨泉连接山路,桥上两人,老者仰首侧耳,似听泉流松声,一童携琴随后。

人物画主要题材有神仙道释、历史故事、名人隐士、樵夫渔父等,所画神像的威仪,鬼怪的勇猛,衣纹的设色,均驾轻就熟。22-3《苍松片石图》明沈周(1427-1509)148×59.2cm苍松古朴挺拔,身立片石之间,如:“竹立破岩中”,以示生命力的顽强;左边是葱葱郁郁的林海,右边是一望无垠的平原;松干上下穿插,笔力苍劲,松针稀疏分布,浓淡自然;树之弯、节处之高光,仿佛时光已过正午;与西方绘画的条件色彩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也。

诗画本一律,天工与清新。擅山水,初得父沈叵吉、伯父沈贞吉指授,后取法董源、巨然,中年以黄公望为宗,晚年醉心于吴镇。

山石硬朗,棱角分明,显然是李、郭的画法,但不师郭熙的卷云皴,也不施马、夏的斧劈皴,而是一种带有唐寅个人风格的线皴,较之许道宁的直线皴更为随意、疏松。

整个画面意韵自足,松树富有气势,萱花形态娟秀飘逸,花朵的圈勾用笔简略洒脱,湖石放笔皴染,浓淡相宜;全图传达出一种清新高洁秀逸的情调。

《庐山高》图作于41岁,该作品纵193.8厘米,横98.1厘米,现藏于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。